鐵建志愿者當好城市“守門人”

來源:本站原創 作者:孟小影 郝歌倩 李桂香 時間:2021-08-19 【字體:

“您好!請出示行程碼和健康碼。”“近期有沒有去過中高風險地區?”“有沒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報告?”……8月8日下午2時,在寧洛高速離寧查驗點,王達正在對離寧車輛進行查驗。

自7月30日以來,王達和其他9名中鐵十四局集團大盾構公司建寧西路項目員工組成的志愿隊,已經先后6次前往離寧查驗點,變身“守門人”,守護著南京的大門。

請戰,我們愿意到一線去

“我們主動請戰,愿意隨時支援疫情防控一線……”在南京建寧西路項目黨支部書記陳明華的桌子上,一張摁滿紅手印的請戰書格外顯眼。

自南京突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,該項目部積極部署、快速行動,嚴把防控“關卡”,做好做實項目部疫情防控工作,堅決做到防疫有責、防疫盡責,切實保證疫情防控和生產工作兩手抓、兩不誤。

與此同時,哪里有需要,哪里就有志愿者的身影,項目部黨員干部、團員青年紛紛主動請纓,申請到疫情防控一線協助抗疫。

在陳明華的帶領下,“黨員突擊隊”的身影出現在全員核酸檢測現場。維護現場秩序、引導職工采樣、協助采樣點布置、拉設警戒線……在三輪核酸檢測過程中,他們積極行動,保障檢測工作高效有序進行,全施工區域507人次有序完成全員核酸檢測。

在請戰書上簽名(吳濤 攝)

7月29日,項目黨支部收到大盾構公司黨委通知,南京寧洛高速離寧查驗點急需支援。項目黨支部聞令而動,認真篩選人員,僅用半小時,一支由優秀黨員干部帶隊,年均24歲的志愿隊就組建完畢。

“志愿隊員要發揚鐵道兵吃苦耐勞、艱苦奮斗的精神,聽黨指揮,能打勝仗,切實擔負起南京人民的期望。”7月30日晚上9點半,帶著黨組織的殷切囑托,建寧西路志愿隊出發了。

寧洛高速離寧查驗點地理位置特殊,既是離寧查驗點,又是離蘇查驗點,單日單側通行量在2萬輛以上,高峰期可達4萬輛。

“查驗點設立后,每天等待通車的車輛都會排起長龍。”王達說,因為志愿服務隊都是自行開車前往,每次前往查驗點,也是需要跟隨車流往前移動。

志愿隊員們雖然充分考慮堵車時間,提前近3個小時出發,但在距離查驗點還有五六公里的地方,車輛就已然堵起了長龍,隊員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“查驗點是交接班,這一班的人到達了,上一班才能換下。”王達說,根據安排,他們需要在12點到達查驗點,接受執勤人員培訓后再上崗。

距離查驗點還有兩公里處,看著移動緩慢的車流,王達當機立斷,選擇帶領隊員下車步行前往。經過與執勤人員報備同意后,隊員們穿好反光背心,沿著應急車道向前靠邊步行,并時刻關注路況。凌晨12點前,用了計劃用時3倍的時間,隊員們到達查驗點,在接受了執勤人員的快速培訓后,就迅速上崗,開展查驗工作。

而在此后的幾次出行中,建寧西路項目志愿隊每次都是幾個志愿隊中最早到達的。“為了保證按時到達,一般我們會提早三四個小時出發,早晨8點的班,我們常常凌晨4點就出發了。”王達說。

“逢車必查,逢人必檢”

“我們三人一組,半小時至1小時換崗,1人站在每股車道最前面負責指揮引導,1人手持行程碼、健康碼上前查驗,1人負責登記。”王達說,工作看似簡單,卻一點都不簡單。

通過查驗點的車輛,大貨車較多,司機年紀也偏大,有的人不會進行掃碼操作,志愿者們就進行協助,手把手教著操作。有時因為查驗人數眾多,造成網絡繁忙,行程碼時常打不開,志愿者們就指引他們通過手機編輯短信查驗,耐著性子一個不漏的查。

“遇到這樣的情況,處理起來并不麻煩,比較難應對的,是受查驗人員的情緒。”王達說,有些車輛等待查驗排隊時間比較長,情緒上就會有些煩躁,有的司機正在睡覺的時候被叫醒,難免有些“起床氣”,在查驗時,總會有些不太配合,情緒激動時,還會吆喝道,“差不多行了!”

“逢車必查,逢人必檢。”隊員們總是耐心的給他們講政策、講原則,直至他們情緒穩定,配合完成查驗工作。“我們守的是南京乃至江蘇的大門,必須要嚴防死守、不得存任何僥幸心理。”副隊長肖鵬飛說。

司機的情緒雖然難以處理,但對于志愿隊員來說,更讓他們緊張的是來往車輛的復雜性。進行志愿服務以來,他們平均每班查驗車輛近3000輛,查驗人員5000余人。

志愿隊隊員對離寧車輛進行查驗(吳濤 攝)

“很緊張,不知道面對的人從哪里來,目前是一個什么情況,每次到達現場分配任務后,隊長都會叮囑我們,必須要保護好自己。”隊員吳濤說,在每股車道前,他們既警覺緊張,又不得不靠近。

“當看到一個司機持黃碼時,心里很緊張啊,但查驗完畢后,還是按照要求,很鎮定的對他進行了勸返。”吳濤說,怕父母擔心,參加志愿服務活動這事,都沒敢告訴他們,發朋友圈時也把他們屏蔽了。

“但通過這次志愿服務活動,我也感受到了咱們中國人的團結,讓我也對咱們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有了更深的理解。”23歲的于航說,查驗過程中,雖然車輛排起了長龍,但大部分車輛都是有序排隊、積極配合,現場雖然擁堵,但秩序井然。讓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排了7個小時長隊的貨車司機大叔,查驗完畢后,大叔對他們說了謝謝,還給他們打氣加油。

“作為一名央企員工,更應貢獻自己的青春力量與擔當!”于航說。

“每天活動結束后,我們都要挨個對全身進行消毒,車輛的每個角度也都不會放過,要安安全全地回去。”吳濤說,返回項目后,他們還會住進單獨的隔離房間。

每一個人都是最美守門人

“口罩、護目鏡、一次性手套、反光背心……”每次出發前,王達都會仔細檢查隊員們的物資,并要求每一個人都要武裝到牙齒,“去了查驗點,接觸的人員多且復雜,必須保護好自己。”

為了做好志愿服務隊員的物資保障工作,項目部專門成立了后勤保障小組,保證志愿者們毫無后顧之憂的完成任務。

“查驗點在戶外,志愿隊上夜班時,一站就是一夜,我們就會為他們準備好驅蚊液。”作為后勤保障小組的一員,郝歌倩隨時關注群內信息。“而他們上白班時,氣溫能夠達到37度,容易中暑,我們就為他們及時采購了藿香正氣水等防暑藥品。”

因為大盾構施工的特殊性,工作地點一般在地下,即使是地面工作,項目部也會調整上下班時間,避開一天之中最熱的時候。“第一個白班時,我們按照工地施工,帶上了充足的防暑藥品和水,但到了現場才發現,僅有這些遠遠不足。”肖鵬飛說,高溫天氣下,隊員們頂著烈日站在瀝青車道上,上曬、下烤、中間蒸,汽車發動機噴出的滾滾熱浪和汽車排出的尾氣撲面而來,不一會,頭皮就被曬的發麻,胳膊腋窩下也有些刺痛,長時間帶著一次性手套的手,被汗水浸濕后泡的發白。

全副武裝的志愿隊隊員(吳濤 攝)

看到了現場反饋的照片和視頻,保障小組立即行動,為志愿者購買防曬衣、冰袖、防曬霜等防曬物品。“他們在查驗點太辛苦了,我們沒有什么能夠幫的上的,只能在后方出出力。”保障組組員孟小影說。

“其實最讓我們感動的,是每次返回后涼爽的隔離房間、第一時間送上的熱飯熱菜。”隊員張立凡說,由于值班的時間點不同,返回項目的時間也不定,有時是早晨九、十點,有時是下午三、四點,還有時是凌晨兩、三點,遇上下一班沒有及時交接,再晚一些也是可能的,但不論多晚,項目部的關懷都會第一時間送達。

在為志愿隊員單獨設置的隔離間里,后勤人員每次會在他們返回前,提前打開房間的空調、打好熱水、備好生活用品、水果等生活物品,并及時將飯菜端到屋里。“不累,每天看著小伙子們回來后曬的紅彤彤的臉,我都想著下次再給他們做點什么補補。”盡管每次送餐的時間都是廚房的休息時間,項目部廚師臧佳卻毫無怨言,每天都在琢磨著下一餐的飲食搭配。

“打心眼里覺得他們都特別帥!”后勤保障組的趙夢雪說,每次看著他們在群里發的照片、小視頻,在堅守崗位和護“寧”平安的路上,心里由衷的佩服,非常希望自己也能當一次“花木蘭”。

晚上8點半了,距離第7次出征還有1個小時。“兄弟們,收拾下準備出發!”作為新時代的“鐵道兵戰士”,他們又一次奔赴到最需要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