扎根黃土腹地的“技術尖兵”

來源:本站原創 作者:董慧慧  時間:2021-08-21 【字體:

從最初的技術員到技術主管、工程部長、總工,再到如今的中鐵十四局集團“十佳業務尖兵”。今年而立之年的李騰,扎根工地十個春秋,他不怕苦、不怕累、不怕難,用一往無前的勇氣和精益求精的匠心,書寫著筑路征程上的精彩答卷。

“無人區”里啟航,苦中作樂

“既然選擇了施工,就不怕吃苦。”以工地為家的李騰,早就習慣了“風餐露宿、櫛風沐雨”的艱辛生活。

2012年,剛畢業的李騰逐夢太原,開啟了他的工地生活。這里穿越呂梁山脈,交通不暢,光山路就得繞行半個多小時,是名副其實的“無人區”。

那時,他吃住都在工地,手機信號不好,給家里人打電話都是一種奢侈。由于很久不聯系,爸媽更是擔心到直接過來看他,還要帶他回家。他卻以熱愛為由,一心撲在了施工和學習上。

李騰在工地

比起“與世隔絕”的生活,最讓他頭疼的是,這里的圍巖盡是破碎的強風化片麻巖,手一捏就碎成渣。要在如此毫無強度可言的圍巖里修建隧道,無異于“在沙堆里挖洞”。

為了安全快速的進行隧道開挖,每次爆破前,李騰都會拿著尺子對打設的炮眼間距、深度、炸藥數量一個個數,一個個量,以期達到最佳效果。爆破完后,隧道炮煙迷漫,塵土飛揚,能見度不到一米,不穩定的掌子面時不時還有小石頭夾雜著土粒從掌子面上掉下來,他總是第一個沖進去查看爆破質量,進行詳細記錄,以便對下一次爆破參數進行調整。

耐住了無人區的寂寞,他又轉戰到了“鹽堿地”。曹妃甸的冬天寒風刺骨、滴水成冰,即使穿著羽絨服裹著軍大衣,仍會凍得瑟瑟發抖。李騰回憶說,那時只記得風很冷很大,原地跳起,落地時已被風吹離了原點。

熬過了冬季,夏天的太陽更是“毒辣”。由于地處海邊,紫外線強烈,他的手臂上、臉上扒了好幾層皮,更是暴瘦了十幾斤。“從那之后,就又黑又瘦了。”即使這樣,他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。

“急險重”中堅守,實干敬業

在領導和同事的眼中,這個瘦小的年輕人,不怕苦,更不怕累。

作為技術人員,李騰總是過著工地和駐地“兩點一線”的生活。他每天都會一早來到工地,除了例行檢查、把關工程質量,還要解決在施工過程中出現的問題。

策馬村隧道貫通后,他第一次接觸無砟軌道施工,那時,作為新興技術,公司并沒有多少成熟的經驗學習借鑒。在工期緊、要求高的巨大壓力下,他堅持邊干邊學,與施工人員吃住在一起,學工藝工法和控制要點,不放過任何提升的機會。

為了保證道床板的平整度,他擼起袖子,置身混凝土中,振搗、磨平、收面,一遍遍重復著,只求做到最好,連工友都對他連連稱贊。為此,他累到胳膊疼得抬不起,但看到最后效果后,還是很開心。

李騰(左一)和徒弟在一起

他眼里容不得沙子。當看到工人為趕進度,導致鋼筋間距不均勻時,平日里溫和的他也會變得疾言厲色。對于他經手的一切,都會認真盯控檢查,嚴格把關,還為每一個成品鋼筋籠上了“身份證”,詳細記錄鋼筋籠的設計長度、實際長度、主筋型號、主筋根數、檢查人等信息,為每一個成品負責。

“他的辦公室,經常是最后一個關燈的。”在同事梁娜的眼里,李騰是個“拼命三郎”。

在太原下穿火車站項目時,他每天晚上熬夜加班查閱資料、寫方案,前期光方案就編制了40余份,召開了40余場專家評審會。為了調查施工區域內的既有管線情況,他和同事們還利用晚上一點到三點半的火車天窗點,挨個掀開了太原火車站附近的所有井蓋,一一統計管線信息。項目攻堅時,他還連續在工地值守,吃了半個多月的盒飯。

“新領域”間探索,創譽龍城

青春總是同夢想相伴,而追夢的路上機遇與挑戰并存。對于李騰來說,太原下穿火車站項目是他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。

這里下穿太原火車站10條高鐵、重載鐵路、普軌等線路,埋深最淺的地方只有2.7米,如同在動脈血管旁做手術,施工難度與安全風險都在國內屈指可數。作為工程部長,李騰第一次在技術挑大梁,“那時,壓力大,動力更大,因為越難就會學到越多。”壓力面前,他義無反顧、迎難而上。

超高的施工難度,毫無經驗可循,李騰只能在新領域里艱難探索,不斷創新,尋求突破。

基于工程的特殊性,施工前期,他們需要打設300多根長100多米的大管棚。而在此之前,他們見過的管棚也就10多米,為了保證施工效果,他多次分析研究,設計改良了管棚間連接用的鎖扣,用“手拉手”的方式,保證了整體的穩定性和精度。

作為我國首例采用新管幕法施工的地下工程,頂管機是太原下穿火車站項目的施工關鍵,李騰善于鉆研,通過自學、請教專家,向頂管機施工工藝發起了攻勢。那段日子,他成為項目部與專家、廠家之間的溝通橋梁。他多次組織召開專家評審會,深度參與了頂管機的定制、安裝和施工。

李騰

為了控制頂管施工的沉降,最大程度減少對火車站的影響,他和專家團隊根據工程地質軟弱、障礙物多、淺埋小的特點,創造性制定了上部采用敞開式頂管機,下部采用土壓平衡式頂管機的方案,確保了鋼管群的順利貫通。

天下沒有白流的汗水,最終,李騰和團隊施工完成了全國首座下穿特級火車站的管幕結構工程,為城市敏感區地下大空間安全建造提供了一整套解決方案,拓寬了淺埋暗挖法的適用范圍,推動了淺埋暗挖施工技術的進步和革新。

 憑借著在太原下穿火車站項目的研究成果和成熟經驗,2020年,李騰又以總工程師的角色參建太原地鐵2號線矩形通道工程,成功實施了山西省首臺大斷面矩形頂管機,高質量完成了6.9米寬、4.9米高的矩形通道掘進任務,填補了太原市矩形通道施工的技術空白,得到了太原市建筑市場的一致認可。

十年砥礪奮進,李騰華麗蛻變,成為技術領域的“高精尖”人才。他先后攬下集團公司、公司“科技創新先進個人”“行業標兵”等十幾項榮譽,多次獲得省部級優秀論文、工法和QC技術成果,并代表集團公司參加中國施工企業管理協會年會,分享交流管幕結構法施工技術,獲得一致好評。2020年,經過錢七虎、陳湘生等多位院士鑒定,該管幕結構法施工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。

不忘初心、方得始終。因為永葆熱愛和堅持,李騰將繼續在筑路征程上,攻堅克難、不斷前行。